阿里

这个审神者是千年妖怪。21-30

·原创非人审神者有
·小段子
·自我满足向
·文笔废渣
·流水账发展

·适合什么设定都接受的人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谢谢你的观看!





21.
鲶尾藤四郎看着狸烟变成狐狸经过马厮,不由想着总能到处看到他经过。想归想,手上的工作也没有停下来(安定的收集马粪)。

鲶尾猛然想起,来到本丸这么久,都没有见过审神者去过田地那里。

22.
于是好奇心重如鲶尾的鲶尾当机立断地丢下手中的工作跑去问长谷部了(因为只要是审神者的事他都直到),然而长谷部发现他也不知道。

长谷部陷入了打击。

23.
鲶尾拖着深受打击的长谷部去问了山姥切(初期刀兼近侍),结果他也不知道,并表示狸烟连田地也不会去。

于是本丸刀剑们好奇起了自家审神者不去田地的理由。

24.
奈何刀剑们妄想的理由五花八门,也没得出一个结果。
(“主人对田里的花过敏?”
“应该不是吧,大将他拜托过我们短刀种一些植物(烟草)。”
“果然还是不风雅吧?”
“主人可不是你啊。”)

然而没有一把刀想着直接问本妖。

25.
“干脆把主人带到田里不就好啦☆”
鹤丸国永提出了方案,众刀恍然大悟,纷纷策划起了行动计划,走上作死的道路。

(“就不能直接去问本人吗!?”
山姥切的呐喊被无视了。)

26.
要把经常犯懒的狸烟带到田里十分简单,只要直接搬过去(狐狸)就好了。不过执行者(搬的人)山姥切拒绝行动。
(“不对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你们这么理所当然的选我呢,难道因为我是ry”
“别磨蹭了你可是近侍主人对你比较没有警惕心,可恶为什么近侍不是我呢ry”)
一切反抗无用,山姥切只好肩负起了重责。

27.
战略是成功的,结果是残忍的。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田里一半作物干枯而死以及黑着脸的狸烟(变回人型),众刀自觉的跪坐在大广间(元凶鹤丸一同被包围着不准逃)。
“元凶?”
指向鹤丸。
“参与的?”
部分刀乖乖举起手。
“很好,等听完你们的解释之后,再做处决。”

这一天,本丸的太阳十分灿烂。

28.
狸烟听完前因后果之后狠骂他们怎么就不直接问他(“我有跟他们说啊!”山姥切十分阴郁的蹲在角落)。
估计骂刀讲道理实在是太考验狸烟的耐心,干脆直接开启了山海经小讲堂,并且解释自己的状况一劳永逸。

“喔喔~那么主人你还能变成大人的样子吗!”
回答鲶尾的只有飞向他的《山海经》。

29.
“既然讲解完了,我们就开始处决吧。”
狸烟丢完书后拍了拍衣服拍掉不存在的灰尘,灿烂的笑了。

面对审神者的笑容,他们想起了当初质疑他的年龄时被揍被倒挂在走廊一天一夜的恐惧和羞耻。
“哈哈哈,主人你就不能忘记这件事吗?”

30.
当晚,参与事件的刀剑一半变回刀反省一个星期(解决短期粮食不够),一半执行长期远征。山姥切被交代完成一个星期所有工作并且不准任何刀帮忙。

刀反省:鹤丸国永、笑面青江、陆奥守吉行、鲶尾藤四郎、和泉守兼定
远征:今剑、长谷部、堀川国广、歌仙兼定、狮子王

谁反省谁远征都是通过猜拳决定的。

Tbc

这个审神者是千年妖怪。11-20

·原创非人审神者有
·小段子
·自我满足向
·文笔废渣

·适合什么设定都接受的人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谢谢你的观看!







11.
近侍大多随预计的行程有更换,不过很多时候都是由山姥切担当。虽然狸烟也有想让在审神者们中广受好评的压切·社畜·长谷部当长期近侍的想法,但是被山姥切拼命劝阻了。

12.
因为长谷部当近侍的那一周,审神者的工作狸烟从自己做>盖印章>干脆撒手不管了。
不愧是废柴审神者养成机之一的长谷部。

13.
山姥切刚开始当近侍的时候,面对狸烟的懒惰还会自卑自己没办法好好让他工作有失近侍之职。
然而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的用烟酒威逼利诱狸烟去工作,真是太好了呢山姥切。

14.
但奈何山姥切再怎么威逼利诱,也阻止不了狸烟总是偷偷地把部分工作塞给长谷部去完成。

“只要是主命☆”
今天的长谷部依旧带着耀眼的笑容处理被塞过来的工作。

15.
初次去演练,才发现审神者大都是女性,作为万花丛中一叶绿的狸烟备受瞩目,当然不仅是因为他是男的,还因为耳朵。
毕竟非人审神者还是挺稀奇嘛!
揉着狸烟耳朵的对手审神者如此答道。

16.
这之后狸烟就不太喜欢去演练,虽然有时候会被其他审神者投食,但是次次都被揉耳朵揉尾巴甚至是摸屁股(因为看起来是正太)谁也受不了。
即使变成狐狸去参加演练,更是逃不过各种抚摸。

“别摸了毛都快掉光啦嗷呜。”

17.
出场的刀剑们纷纷表示没办法保护好主上不是他们的错。毕竟要上场演练嘛,这期间谁都没办法保护他。(当然他们私底下都认为被欺负的主上很有趣)
于是狸烟留下了后悔的眼泪。

18.
这之后是以去演练继没收烟酒让狸烟最害怕的事情。
然而并没什么用,日课任务列表上演练任务的存在仿佛是嘲笑着狸烟的逃避。

19.
每日的内番安排原本是刀剑志愿去哪里就去哪的。
所以不可避免的某些刀剑无限马当番无限畑当番还有无限手合来逃避其他事情。
“不风雅的事情才不要做。”
以上是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歌仙的证言。

20.
这样状况的持续到长谷部的到来。

因为狸烟把内番的工作推给了他。于是混乱的内番情况终结在了长谷部的手里,并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为此长谷部被写进了部分刀剑的黑名单中。


Tbc

这个审神者是千年妖怪。1-10

·原创非人审神者有
·小段子
·自我满足向
·文笔废渣

·适合什么设定都接受的人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谢谢你的观看!




1.
虽然审神者资料登记的时候记录的是普通的狐妖,但是狸烟并不是单纯的狐妖,而是山海经里的獙獙。

2.
獙獙,听起来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实际上和山海经里其他的会带来旱灾的妖怪差不多而已,顶多加上声音不错。
所以同理的,狸烟只是比其他妖怪更会装高深罢了。

3.
所以狸烟除了小小的威胁了一下狐之介之外,就没有再装过样子,照样懒惰混日子,除了被近侍拿没收烟酒作威胁赶去工作的时候。

4.
说起来狸烟之所以被抓来当审神者,完全也是因为懒,从妖怪街道出来旅行收集烟草好酒,在外面贪图方便只隐藏了耳朵尾巴,完全没有在意服饰如何不符合时代。
当然他还是秉着日本保留很多老文化才这样干的,无奈还是被抓了。

5.
被抓就算了,还被强迫上岗工作,被强迫工作也算了,特么支撑整个本丸和刀剑们的灵力就要了三分之一他的灵力,早知道为了避免自己引发旱灾他可是用大部分灵力压制的。
于是无可避免的、喜闻乐见的,狸烟只能保持小孩子差不多的样貌。

6.
和初期刀——山姥切国广见面的时候,他还没变成人型,让山姥切以为自己的主人只是只狐妖,直到当晚他看到狸烟变回人型趴桌子等吃饭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主人还能变人。

7.
保持人型过日子的狸烟,有时变回狐狸的样子的时候吓到了部分不知道的刀剑们。
尤其是大俱利伽罗,他一直为变成狐狸的狸烟是外头跑进来的野狐狸,还跟狐狸玩了很久。
当知道这只狐狸是审神者的时候,俱利伽罗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呆了一个星期才肯出来。

8.
跟小孩子差不多样子实际上一点都不好,叼着烟管的样子被歌仙兼定看到了,于是被教训了小孩子不能抽烟,喝酒的时候被烛台切光忠看到了,于是也被教训了小孩子不能喝酒。
禁烟又禁酒的狸烟忍无可忍,解释自己的年龄比他们都要大,都能做他们老祖宗了,可惜没刀信。

9.
狸烟生气的结果很严重,当天晚上把不相信他的说辞的刀们全都倒吊在审神者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晾了一夜,逃过一劫的只有短刀们。

10.
第一次遇到检非违使的时候,一队半数人重伤失败而归,气愤的狸烟恨不得自己也上场胖揍一顿检非,奈何被山姥切誓死劝回了房间。
之后出阵的刀郎们再面对检非,就没有败过了。
虽然受伤是有的。

Tbc

·刀剑乱舞
·毫无文笔

·如果啥都能宽容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那天,他踏进日式的大宅,庭院的樱花树像是永不凋谢的一样时不时飘下花瓣,可惜他没有太多精力去静看这樱景。眼前的小妖狐こんのすけ给他介绍着这个世界,并拿出五把刀(虽然很想吐槽它这么小只到底怎么把刀拿起来)告诉他,从里面选一把,这把刀将一直伴随你。

看着眼前排列的五把刀他深深的头疼,他的好友怂恿了他踏进这个世界,却没告诉他这个世界更多的知识,和刀要怎么选。犯着选择困难症,思索了一段时间,干脆闭上眼随手抓起一把刀。

拿起刀后,他没有马上睁开眼,而是催促こんのすけ告诉自己接下来的程序。听着こんのすけ的指挥,想像自己对刀输入灵力(因为感觉太玄幻),似乎看到樱花飘落且四散开来的画面,他睁开眼睛,花瓣划过,披着白布的金发碧眼的男性站在前方,拿过他手里抓着的刀。

“我是山姥切国广。根据足利城城主长尾显长的依赖所锻造的。……是山姥切的仿制。但是,我才不是假货。我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是个很漂亮的刀呢,他想着,也许还有点胆小之类的…?走神归走神,他还是反应过来该和对方打个招呼。

“…今天开始就请多关照了山姥切国广…”

伸出手和山姥切的手交握,他和刀的羁绊也建立了起来。


那天,他从预备役正式成为了审神者,在本丸的生活也刚开了个头。